欢迎来到学生云管理平台!您尚未 [登录][注册]
华文学生云管理平台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优才”随想两则
文章来源:网络         发布日期:2017-05-12 15:21:39        浏览次数:352
     随着社会与时代的友展.人类文明在不断进步中演绎着生命的传奇,昭示着美好的未来。现代人是越来越忙碌,也越来越聪明,“优生优育”、“胎教”、“早期智力开发”、“优才优育”、“英才教育”已是人们关注的热点与焦点。这使传统的成才教育模式受到质疑的同时,也给我们的教育与生活世界带来一丝新奇、一份精彩和一点无奈。
          一、有“才”等于”优才”吗?
    翻开近日的报刊,不时看到这样一些消息:17岁网络天才满舟被复旦大学计算机系特招;福建小发明家胡铃心进入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就读。《赤兔之死》的作者蒋昕捷被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破格录取等等。而2001年9月4日的《扬子晚报》则报道80年代曾经风靡全国高校的大学“少年班”,如今除了中国科技大学等硕果仅存外。有些学校的则已成昨日黄花。“少年班”停办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投人”跟“产出”不成正比,少年“才”们的成才比率远没有达到当初的预想。这使我们在为这些少年才俊卓而不群的才能喷喷称叹之余,不免产生一丝担忧。在制度化的学校教育中,在这块循规蹈矩有余 鲜活灵动不足的广阔而贫瘠的土壤里,能跑出像蒋昕捷之类的“千里马”是不容易的,也是不多的。是故,我们时下也经常听到“千里马常有,而伯
乐不常有”之类的自我解嘲和自我安慰。囚此,我常想要是我们的学校和教师都能成为慧眼识马的“伯乐”、那该多好呀!但细细一想,光有慧眼还不够,发现某某人“有才”,这只是第一步,关键是如何将“有才”之人培养为“优才”。这不仅要有科学的方法,更需耍多一点爱心、耐心和平常心。
    首先我们要以一颗爱心对待全体学生。美国心理学家威廉.詹姆斯认,一个正常人一生至多只运用了其智能的10%,其余90%则随着生命的终结而消逝。可见,人人都有成才的潜能和成功的机会,教师的责任就是发现、唤醒、开发每个学生身上蕴
藏的巨大潜能,使每个学生都能成才、成功。正如《学习——内在的财富》中所说:“教育的使命是使每个人发展自己的才能和创造性潜能。”这颗公正而没有偏见的爱心意味着对全体学生“暗含期待”,它能使何个学生“自由地生长”。
    其次我们还要以一份耐心对待异常学生。这里所们的“异常”是报儿童的天性尚未泯灭,其行为看起来不符合“成人意志”和“教育规范”。 他们往往上课爱讲话、做小动作或出神发呆。对他们的行为表现、教帅常常或严厉管束、矫枉过正;或放任自流、失去信心。其实 稍有心理学常识的教应该知道人的身心发展是有阶段性和互补性特点的。美国教育心理学家霍华德.加德纳提出的新智能理论更拓宽了我们识别、挖掘人才的视野。勿以分数论高低,更勿以规矩分好坏。也许,在你认为的“笨蛋
“捣蛋鬼”“破坏王”中。会出现中国的爱因斯坦和爱迪生。宋代学者朱熹曾说过:“圣贤施教,各因其材,小以成小,大以成大,无弃人也。”我们虽不及圣贤,但至少不能成为爱因斯坦小学时代的那位“知名”教师。
    最后我们更要以一种平常心对待超常学生“超常”在心理学范畴中可以量化(是指智商IQ超过130以上).但在具体的教育教学中非但不能量化,更要科学慎重地判别。没有比明标“超常”来进行教育更不明智的事了!我们既大可不必为学生某方面
的突出表现而激动不已,也许这只是提前“成人化罢了。也不必因学生的成绩滞后而大伤脑筋,也许他是大器晚成或慢智思维者。而现实情况却总是这样:教师还没有搞清楚学生究竟哪儿超常、怎么超常,就一味自作多情地给其“加餐”、“开小灶”,结果是“撑死优等生、饿死差等生、害死中等生”。这样做既没有尊重超常学生的主体自由和主体需求,抑制其扬长、更违背了教育的公平原则,阻碍了大多数学生的发展。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的高校已经开始注意这一问题。9月14日的〈光明日报〉报道北京大学今年取消了“状元墙”(北大往年将全国各地考人北大的高考状元、奥赛冠军的大幅照片贴在墙上展示)。多一点平常心就是给超常学生多一点自由空间;多一点平常心就是给普通学生多一点发展余地。我们的教育也许培养不出像韩寒这样的有“才”之士.但至少应该是肥沃的土壤和自由的空气。让我们记住卡尔威特式教育给我们的启示:顺其自然是最好的教育。
    呜呼!但愿方仲水的悲剧不会重演。
          二、“韩寒”们带给我们什么?
    上海少年韩寒独闯《三重门》,技惊文坛,却因七门功课不及格而被迫“流浪江湖”,此事曾在教育界引起不小的争论。无独有偶,石家庄王小平的“本领”着实让人“恐慌”(其著有《本领恐慌》一书),15岁毅然退学,为的是从事学术研究;沈阳张天大14岁出版《真心英雄》,如今已辍学两年,专事写作
(详见1999年IO月20日《时代商报》)类似的报道时见于报端,我们姑且称之为“韩寒现象”。这此“偏才”“怪才”的横空出,不仅使人们眼前一亮,心头一振.而且对传统教育观念形成一定的冲击,更多地是引发我们对基础教育的反思。
    反思之一;“知识就是力量”吗?
    学习掌握知识要“多多益善”。多少年来_一直被中国的读书人和教书人奉为圭臬。但“韩寒现象”似乎给这句至理名言泼了一盆冷水。“韩寒”们大都成名较早,张天天文学创作更始于小学,而且他们普遍存在严重偏科现象,可以说,他们在学校教育中获得的知识绝不算多。但他们给文坛和教育界带来的影响也不算小。除却个别媒体的有意炒作,他们的文学想象力.抽象思维力,语言表现力却足以让同龄人望尘莫及。
    现代社会的信息技术突飞猛进,知识的取得、传递、更新变得更加方便与快捷。所以《学习——内在的财富》中就指出:教育应向儿童和成人提供有助于他们尽可能理解正在发生的变化的文化某础。现代意义上的“学习”更多的是为了掌握认识的手段.而不是获得经过分类的系统化知识。中国古代把那些只会死读书、读死书的使称为“书簏”。而当代“应试教育”制造出的“现代书簏”难道还嫌少吗?记得一位名叫彼得罗夫·波焦姆金的教育家说过这样一句话:“现代教育是在大批屠杀大才,因为
它所追求的目的是给所有学生传授一定的同样数量的知识。”无怪乎世界著名分子生物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沃森(J.D.Watson)七年前曾对我国一群中学生说:“不要学得太多!现在,我也要大声呼吁:学会学习,才有力量!
    记住这句话吧!
    “人的头脑不是一个等待填满的容器,而是一支等待点燃的火把!”
    反思之二:“循序才能渐进吗?”
    古训曰:“未得乎前,则不敢求其后,未通乎此,则不敢志乎彼。”也就是说,学习知识一定要有系统性、计划性和完整性,否则恐怕只能“不进而退”了。可这理论似乎无法解释“韩寒现象”,他们均是在未完成系统学习之前,就开始创作并出版小说,张天天大概没有学过几篇文言文,更不用说博览群书了。人类的知识系统十分庞大而复杂.而且其发展速度早已呈指数增长。据国外权威机构研究,每5年左右,全世界知识积累增长I倍,知识的半衰期已由过去的7—14年缩短为目前的3—5年。如果仍死抱“循序”不放,即使每个人都能健康地为祖国工作50年,恐怕也很难于有生之年在自己的学术领域有所建树。难怪比尔.盖茨对我国计算机教学居然从布尔代数讲起大为惊讶!
    “韩寒”们的成长之路仿佛告诉人们:没有“循序”、也能“渐进而致精”!
    反思之三:发展特长.必须以牺牲其他学科的学业为代价吗?
    《中学语文教学》2001年第9期上一篇文章介绍河北省翟礅老师培养出五位少年作家、全优生,他们不仅同时出现在同一所学校,同时发表或出版作品,且功课全部优秀,没有一个因为喜欢文学而偏科或辍学。面对他们,不知“韩寒”们作何感想?
    如今.发展人的素质已经成为教育主题,我们的教育体制也正在走出“应试”的误区,迫切要做的是探寻合适的影响学生成才的新的“增长点”,“韩寒”们的出现无疑是诸多增长点中一个亮点。但“特长”与“素质”不能混为一谈“素”是表明个体在社会实践中所持态度和行为的综合特征。而“特长”则是学生个人所显露的某些个别性.是形成学生个性心理在诸多方面的素质中表现的特殊的兴趣、爱好和才能。正确区分两者关系是实施素质教育的关键。如今大概谁也不会轻视“韩寒”们的素质,人们羡慕他们的才气,欣赏他们的勇气,钦佩他们的“牛气”。但我想 可能没有一个家长敢轻易鼓励自己的孩子走“寒韩”们的道路。我不知道这是“韩寒””们的悲哀,还是中国教育的悲哀。
    也许人们会怀疑“韩寒”们为发展自己特长而“扼杀”的索质,付出的代价是否值得?这个问题最好还是留给时间上回答吧。但如果能使我们的基础教育就此有所触动,有所反思,有所改观,“韩寒”们,功莫大焉!
          (顾健:南京师范大学语文学院,210097)





喜欢 (0) 分享 (0)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 条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您需要 登录 后方可发表评论,还没有帐号? 马上注册
  • 多只运用了其智能的10%,其余90%则随着生命的终结而消逝。可见,人人都有成才的潜能和成功的机会,教师的责任就是发现、唤醒、开发每个学生身上蕴藏的巨大潜能,使每个学生都能成才、成功。正如《学习——内在的财富》中所说:“教育的使命是使每个人发展自己的才能和创造性潜能。”这颗公正而没有偏见的爱心意味着对全体学生“暗含期待”,它能使何个学生“自由地生长”。    其次我们还要以一份耐心对待异常学生。这里所们的“异常”是报儿童的天性尚未泯灭,其行为看起来不符合“成人意志”和“教育规范”。他们往往上课爱讲话、做小动作或出神发呆。对他们的行为表现、教帅常常或严厉管束、矫枉过正;或放任自流、失去信心。其实稍有心理学常识的教应该知道人的身心发展是有阶段性和互补性特点的。美国教育心理学家霍华德.加德纳提出的新智能理论更拓宽了我们识别、挖掘人才的视野。勿以分数论高低,更勿以规矩分好坏。也许,在你认为的“笨蛋“捣蛋鬼”“破坏王”中。会出现中国的爱因斯坦和爱迪生。宋代学者朱熹曾说过:“圣贤施教,各因其材,小以成小,大以成大,无弃人也。”我们虽不及圣贤,但至少不能成为爱因斯坦小学时代的那位“知名”教师。    最后我们更要以一种平常心对待超常学生“超常”在心理学范畴中可以量化(是指智商IQ超过130以上).但在具体的教育教学中非但不能量化,更要科学慎重地判别。没有比明标“超常”来进行教育更不明智的事了!我们既大可不必为学生某方面的突出表现而激动不已,也许这只是提前“成人化罢了。也不必因学生的成绩滞后而大伤脑筋,也许他是大器晚成或慢智思维者。而现实情况却总是这样:教师还没有搞清楚学生究竟哪儿超常、怎么超常,就一味自作多情地给其“加餐”、“开小灶”,结果是“撑死优等生、饿死差等生、害死中等生”。这样做既没有尊重超常学生的主体
  • 自由和主体需求,抑制其扬长、更违背了教育的公平原则,阻碍了大多数学生的发展。令人欣慰的是我们的高校已经开始注意这一问题。9月14日的〈光明日报〉报道北京大学今年取消了“状元墙”(北大往年将全国各地考人北大的高考状元、奥赛冠军的大幅照片贴在墙上展示)。多一点平常心就是给超常学生多一点自由空间;多一点平常心就是给普通学生多一点发展余地。我们的教育也许培养不出像韩寒这样的有“才”之士.但至少应该是肥沃的土壤和自由的空气。让我们记住卡尔威特式教育给我们的启示:顺其自然是最好的教育。    呜呼!但愿方仲水的悲剧不会重演。          二、“韩寒”们带给我们什么?    上海少年韩寒独闯《三重门》,技惊文坛,却因七门功课不及格而被迫“流浪江湖”,此事曾在教育界引起不小的争论。无独有偶,石家庄王小平的“本领”着实让人“恐慌”(其著有《本领恐慌》一书),15岁毅然退学,为的是从事学术研究;沈阳张天大14岁出版《真心英雄》,如今已辍学两年,专事写作(详见1999年IO月20日《时代商报》)类似的报道时见于报端,我们姑且称之为“韩寒现象”。这此“偏才”“怪才”的横空出,不仅使人们眼前一亮,心头一振.而且对传统教育观念形成一定的冲击,更多地是引发我们对基础教育的反思。    反思之一;“知识就是力量”吗?    学习掌握知识要“多多益善”。多少年来_一直被中国的读书人和教书人奉为圭臬。但“韩寒现象”似乎给这句至理名言泼了一盆冷水。“韩寒”们大都成名较早,张天天文学创作更始于小学,而且他们普遍存在严重偏科现象,可以说,他们在学校教育中
  • 获得的知识绝不算多。但他们给文坛和教育界带来的影响也不算小。除却个别媒体的有意炒作,他们的文学想象力.抽象思维力,语言表现力却足以让同龄人望尘莫及。    现代社会的信息技术突飞猛进,知识的取得、传递、更新变得更加方便与快捷。所以《学习——内在的财富》中就指出:教育应向儿童和成人提供有助于他们尽可能理解正在发生的变化的文化某础。现代意义上的“学习”更多的是为了掌握认识的手段.而不是获得经过分类的系统化知识。中国古代把那些只会死读书、读死书的使称为“书簏”。而当代“应试教育”制造出的“现代书簏”难道还嫌少吗?记得一位名叫彼得罗夫·波焦姆金的教育家说过这样一句话:“现代教育是在大批屠杀大才,因为它所追求的目的是给所有学生传授一定的同样数量的知识。”无怪乎世界著名分子生物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沃森(J.D.Watson)七年前曾对我国一群中学生说:“不要学得太多!现在,我也要大声呼吁:学会学习,才有力量!    记住这句话吧!    “人的头脑不是一个等待填满的容器,而是一支等待点燃的火把!”    反思之二:“循序才能渐进吗?”    古训曰:“未得乎前,则不敢求其后,未通乎此,则不敢志乎彼。”也就是说,学习知识一定要有系统性、计划性和完整性,否则恐怕只能“不进而退”了。可这理论似乎无法解释“韩寒现象”,他们均是在未完成系统学习之前,就开始创作并出版小说,张天天大概没有学过几篇文言文,更不用说博览群书了。人类的知识系统十分庞大而复杂.而且其发展速度早已呈指数增长。据国外权威机构研究,每5年左右,全世界知识积累增长I倍,知识的半衰期已由过去的7—14年缩短为目前的3—5年。如果仍死抱“
  • 循序”不放,即使每个人都能健康地为祖国工作50年,恐怕也很难于有生之年在自己的学术领域有所建树。难怪比尔.盖茨对我国计算机教学居然从布尔代数讲起大为惊讶!    “韩寒”们的成长之路仿佛告诉人们:没有“循序”、也能“渐进而致精”!    反思之三:发展特长.必须以牺牲其他学科的学业为代价吗?    《中学语文教学》2001年第9期上一篇文章介绍河北省翟礅老师培养出五位少年作家、全优生,他们不仅同时出现在同一所学校,同时发表或出版作品,且功课全部优秀,没有一个因为喜欢文学而偏科或辍学。面对他们,不知“韩寒”们作何感想?    如今.发展人的素质已经成为教育主题,我们的教育体制也正在走出“应试”的误区,迫切要做的是探寻合适的影响学生成才的新的“增长点”,“韩寒”们的出现无疑是诸多增长点中一个亮点。但“特长”与“素质”不能混为一谈“素”是表明个体在社会实践中所持态度和行为的综合特征。而“特长”则是学生个人所显露的某些个别性.是形成学生个性心理在诸多方面的素质中表现的特殊的兴趣、爱好和才能。正确区分两者关系是实施素质教育的关键。如今大概谁也不会轻视“韩寒”们的素质,人们羡慕他们的才气,欣赏他们的勇气,钦佩他们的“牛气”。但我想可能没有一个家长敢轻易鼓励自己的孩子走“寒韩”们的道路。我不知道这是“韩寒””们的悲哀,还是中国教育的悲哀。    也许人们会怀疑“韩寒”们为发展自己特长而“扼杀”的索质,付出的代价是否值得?这个问题最好还是留给时间上回答吧。但如果能使我们的基础教育就此有所触动,有所反思,有所改观,“韩寒”们,功莫大焉!     
  •      (顾健:南京师范大学语文学院,210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