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学生云管理平台!您尚未 [登录][注册]
华文学生云管理平台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学校该背上全部教育黑锅?(点击超300万视频的反思)
文章来源:网络         发布日期:2016-10-21 16:02:53        浏览次数:396

精彩导读

学校教育作为“教育”的一个分支,不能把锅都背了。家庭教育、精神偶像的示范作用、友人的启发,一个人所经历的所有,都是他个人教育的一部分。无法弥补学校教育所造成的缺失时,其他方的共同努力才是出路。而在信息资源最畅通的今天,一个不能忽视的概念,当属“自我教育”。著名作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周国平曾说:“我一直认为一切教育本质上都是自我教育,一切学习本质上都是自学。”

这是一场对现行教育制度不遗余力的痛斥:没有给孩子个性化教育、老师收入太低、标准考试太落后。

这是国外视频网站非常火的视频,在中国新浪微博上也有300多万次播放,很多人赞,也有很多人提出反对意见。

视频里,引用了爱因斯坦的名言:

Everyone is agenius, but if you judge a fish by its ability to climb a tree,it will live itswhole life believing that it's stupid.

“每个人都是天才。但如果你用爬树能力来断定一条鱼有多少才干,它整个人生都会相信自己愚蠢不堪。”

《控诉现代教育体系》学校,原本应是孩子们的灯塔

标准化考试制度对所有学生“一试同仁”。学生时代个人的价值,似乎仅被成绩就定义了。

一个班级,几位老师,数十甚至上百的学生。因材施教,是为人师者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是嗷嗷待哺的学生们难以实现的期盼。

你怎么能要求金鱼爬树,松鼠潜水呢?

在弊端毕见的教育制度和不理想的整体社会氛围下,原本应该成为孩子们灯塔的学校,有时却更像一套模具。

孩子们被套进模子里,一个个削成同一副模样。鲜血淋漓。

学校教育究竟存在多少问题?

2006年2月份,英国教育家肯·罗宾森(Ken Robinson)在TED大会上进行了一场关于教育的演讲,一时引发热议狂潮,甚至数年后仍能在国内的微博上被一再讨论。

至今,这场演讲单是在TED官方网站上,就已有超过四千万的点击量。它的主题是:学校会扼杀创造力吗?

罗宾森为短片中的控告提供了更多证据。他提到,每个国家的教育体系里都存在相同的学科等级制度:数学和语言>人文学科>艺术。

而在艺术范畴内,也有音乐和美术>戏剧和舞蹈。

在“低等”项目上有天赋的孩子自然成了被迫爬树的鱼。

除此之外,每个人偏好的认知方式也有不同。

有人是听觉学习者,有人是视觉学习者,有人喜欢抽象概念,有人要在身体的律动中获得力量,比如擅长舞蹈而非坐下来学习的人……

而这些,都是学校教育无法关注到的。

学校教育不能背黑锅

学校教育作为“教育”的一个分支,不能把锅都背了。家庭教育、精神偶像的示范作用、友人的启发,一个人所经历的所有,都是他个人教育的一部分。

无法弥补学校教育所造成的缺失时,其他方的共同努力才是出路。而在信息资源最畅通的今天,一个不能忽视的概念,当属“自我教育”。

著名作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周国平曾说:“我一直认为一切教育本质上都是自我教育,一切学习本质上都是自学。”

关于教育,丘吉尔在二战结束时的这句话也可以对其进行注解。

永远要抱有希望,因为:

这不是「结束」,

这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

不过也许,这只是「开始的结束」。

下面,和大家分享知名作家刘墉的这篇文章,与上面的视频一起看,希望能带来更多启发...

每个人都是天才(节选)

文/刘墉

1、原本他应该得“丙”

大学毕业的第一年,我回到母校教书。有一天,改学生的书法,发现有个学生写得又黑又脏,但是笔墨纵肆,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我举着朱砂毛笔,看了又看,不知怎么给分数。论“规矩”,他的字实在太乱;论“气韵”,他的字又别有一种“丰神”。

最后,我反了“甲下”。

书法作业簿发下去了,我看到那学生眼睛瞪着自己的成绩,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也见到他旁边同学的奇怪反应。我猜想:他们一定认为我这个导师乱批。

于是我对全班说:“某同学的书法,以一般的标准来看,我应该给他丙,但是我发觉他的字里有一种特别的力量。大家要知道,字写得漂亮不难,但是写得自成一家,别有风骨,就不容易了。凡是成功的书法家,必定都因为他能写出与众不同的味道。”

然后,我把那学生叫到桌前:“你下次只控制自己的笔,不要写出框子,就会好多了。你想想,一个有才气的人,如果又能约束自己,脚踏实地地学,当然容易成功。”

我相信,那时候班上每个学生都看到了,他一天天进步,一天天收束。他的本子不再又脏又烂,他的字不再横涂竖抹。最后,他居然能代表班上参加书法比赛。

如果有一天,他成为名书法书,我一点也不会诧异。当然,我也可能对自己的“识才”而沾沾自喜。

2、识才的老师,能把每个学生调教成天才

识才的老师,能把每个学生调教成天才!

对的!调教成天才!

因为每个学生都是独立的个体,也就都有他不同的气质,只要你细细观察,即使看来驽钝的孩子,都有他杰出的一面。

把那一面找出来,夸赞他、鼓励他,你会发现那学生先会惊讶,不信自己有这才能,经过你分析,他开始接受、开始发挥、见出成绩,于是有了更大的信心。

一个好的老师,足以廉顽立懦,改变人的一生啊!

3、你是自己的好老师

读王鼎钧先生的回忆录《怒目少年》,看到许多“好老师”与“坏老师”的影子与影响,也看到王先生的一段话——

“没有好的家世,只要有好的学校;没有好的学校,只要有好的老师;没有好的老师,只要有上进的志气!”

我要把王鼎钧先生的这段金言送给每个学生,而且对大家说:

如果你没遇上好老师,没关系!不要怨!你可以假设你自己是好老师,从自己的身上发现各种优点,然后发挥自己、鼓励自己、肯定自己、完成自己!

你要相信,上天给每个人一份天才,只是它藏在某个角落,等着你的老师、你的长官、或是你自己,把它发掘发来。

藏在你家中的宝藏,当然该由你自己最先发掘,对不对?

喜欢 (0) 分享 (0)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 条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您需要 登录 后方可发表评论,还没有帐号? 马上注册
  • 学校会扼杀创造力吗?罗宾森为短片中的控告提供了更多证据。他提到,每个国家的教育体系里都存在相同的学科等级制度:数学和语言>人文学科>艺术。而在艺术范畴内,也有音乐和美术>戏剧和舞蹈。在“低等”项目上有天赋的孩子自然成了被迫爬树的鱼。除此之外,每个人偏好的认知方式也有不同。有人是听觉学习者,有人是视觉学习者,有人喜欢抽象概念,有人要在身体的律动中获得力量,比如擅长舞蹈而非坐下来学习的人……而这些,都是学校教育无法关注到的。学校教育不能背黑锅学校教育作为“教育”的一个分支,不能把锅都背了。家庭教育、精神偶像的示范作用、友人的启发,一个人所经历的所有,都是他个人教育的一部分。无法弥补学校教育所造成的缺失时,其他方的共同努力才是出路。而在信息资源最畅通的今天,一个不能忽视的概念,当属“自我教育”。著名作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周国平曾说:“我一直认为一切教育本质上都是自我教育,一切学习本质上都是自学。”关于教育,丘吉尔在二战结束时的这句话也可以对其进行注解。永远要抱有希望,因为:这不是「结束」,这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不过也许,这只是「开始的结束」。下面,和大家分享知名作家刘墉的这篇文章,与上面的视频一起看,希望能带来更多启发...每个人都是天才(节选)文/刘墉1、原本他应该得“丙”大学毕业的第一年,我回到母校教书。有一天,改学生的书法,发现有个学生写得又黑又脏,但是笔墨纵肆,有一种特别的味道。我举着朱砂毛笔,看了又看,不知怎么给分数。论“规矩”,他的字实在太乱;论“气韵”,他的字又别有一种“丰神”。最后,我反了“甲下”。书法作业簿发下去了,我看到那学生眼睛瞪着自己的成绩,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也见到他旁边同学的奇怪反应。我猜想:他们一定认为我这个导师乱批。于是我对全班说:“某同学的书法,以一般的标准来看,我应该给他丙,但是我发觉他的字里有一种特别的力量。大家要知道,字写
  • 得漂亮不难,但是写得自成一家,别有风骨,就不容易了。凡是成功的书法家,必定都因为他能写出与众不同的味道。”然后,我把那学生叫到桌前:“你下次只控制自己的笔,不要写出框子,就会好多了。你想想,一个有才气的人,如果又能约束自己,脚踏实地地学,当然容易成功。”我相信,那时候班上每个学生都看到了,他一天天进步,一天天收束。他的本子不再又脏又烂,他的字不再横涂竖抹。最后,他居然能代表班上参加书法比赛。如果有一天,他成为名书法书,我一点也不会诧异。当然,我也可能对自己的“识才”而沾沾自喜。2、识才的老师,能把每个学生调教成天才识才的老师,能把每个学生调教成天才!对的!调教成天才!因为每个学生都是独立的个体,也就都有他不同的气质,只要你细细观察,即使看来驽钝的孩子,都有他杰出的一面。把那一面找出来,夸赞他、鼓励他,你会发现那学生先会惊讶,不信自己有这才能,经过你分析,他开始接受、开始发挥、见出成绩,于是有了更大的信心。一个好的老师,足以廉顽立懦,改变人的一生啊!3、你是自己的好老师读王鼎钧先生的回忆录《怒目少年》,看到许多“好老师”与“坏老师”的影子与影响,也看到王先生的一段话——“没有好的家世,只要有好的学校;没有好的学校,只要有好的老师;没有好的老师,只要有上进的志气!”我要把王鼎钧先生的这段金言送给每个学生,而且对大家说:如果你没遇上好老师,没关系!不要怨!你可以假设你自己是好老师,从自己的身上发现各种优点,然后发挥自己、鼓励自己、肯定自己、完成自己!你要相信,上天给每个人一份天才,只是它藏在某个角落,等着你的老师、你的长官、或是你自己,把它发掘发来。藏在你家中的宝藏,当然该由你自己最先发掘,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