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学生云管理平台!您尚未 [登录][注册]
华文学生云管理平台
文章搜索
文章内容
自主保洁有何不可
文章来源:网络         发布日期:2016-10-21 15:59:08        浏览次数:560

本文作者大学时期居住的奖学金宿舍)

2014年9月,南昌某高校部分学生因学校推行学生宿舍自主保洁,抱怨自己成了“掏粪工”的新闻倍受关注与讨论。其实学生宿舍自主保洁的做法在美国高校早已司空见惯,哈佛大学新生入校后如想刷马桶甚至要争取机会。

萨斯大学有一个始于20世纪二十年代初的奖学金宿舍制度。在距今近百年的时间里,12座奖学金宿舍楼一栋栋地被建造起来(每栋均为单性别宿舍楼,一共6个男生楼与6个女生楼),组成了奖学金楼系统(All Scholarship Hall Council,以下简称ASHC)。毫不夸张地说,堪萨斯大学的奖学金宿舍制度体现了一所大学能对住宿生给予的最大自治权限。

学生:享受自治的自由

(宿舍楼里的学生成员负责食物采购及烹饪)

堪萨斯大学将宿舍的绝大部分管理权交给了以学生为首的管理委员会。委员会成员中,一名研究生担任总监,全体住宿生则担任不同“要职”。日常事务则由宿舍成员中选出的楼长和副楼长负责,下属活动委员、财务委员、奖学金楼系统代表等其他委员负责各项课余活动与楼务管理。除了总监、纪律主管、经费主管由学校委任雇佣以外,其他所有委员都由住宿生每人一票选举产生(总监担任仲裁和公证人)。

为充分下放奖学金宿舍楼的权力,学校在管理上只需考虑每年的维护费用(水、电、气等)。每栋楼也仅需雇佣三名学生雇员(即总监、纪律主管和经费主管),并加上一名校方的老师担任总负责人,12栋奖学金宿舍楼的总雇员加起来不超过40人。令学校头痛的宿舍楼日常清扫、纪律处理、食品采购与制作完全交给了住宿生雇员来处理,他们的薪资将以免费住宿的形式来支付,即所有住宿生的“奖学金”。

堪萨斯大学每学年初还会对活动委员、奖学金楼系统代表等低级职务竞选,每学年末则进行下学年的楼长、副楼长竞选。一栋仅容纳50人的小楼,有职务的学生可占到10人左右,不得不让人感叹“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校方:跟踪管理一个都不能少

住宿生为了获得“奖学金”,每学期都会在内务上由纪律主管(Proctor)分配做不同的值日(Shifts)。比如,同学A负责整个学期的周二午饭,同学B负责一、三、五饭后餐厅的清理,同学C负责周四晚上的洗碗任务。大部分住宿生都能按时完成自己的任务并积极参与到楼务与其他活动中,那些不认真进行值日的住宿生则会受到相应的处罚。

纪律主管与楼委会每两周开一次例会,评定每个人的绩效以及处理住宿人员间的纠纷。当发现有住宿生经常性不完成所负责的任务时,纪律主管会下发处理和整改通知,更严重的总监和纪律主管会选择向学校住宿部通报,由学校做纪律处分或调楼处理。有的住宿生可能迫于同学间的压力做出改变。如一名住宿生没有完成周三晚上的刷碗值日时,他的行为会直接对周四吃早饭的同学造成恶劣影响。其他同学的不满,对于大多数违纪者来说更具警示和震慑力。而对于原则性的重大违纪,如打架、吸毒、饮酒等问题,校方则会很快介入并联系执法机构。

需特别提到的是,经费主管负责每月食材的采购,以及协助纪律主管做有关厨房餐饮事务值日的纪律处理。这份工作虽让其掌握了大量的经费(每年大约10万美金),但经费主管没有将这笔钱兑现的权利,仅仅会与合作的食品经销商联系供货。如果需要到本地超市采购,也必须去定点的超市使用定点的账号采购。同时每一单采购的收据都要整理好,每月上报总监进行审核。这些措施的实施基本上杜绝了挪用公款的情况。

竞争机制很有必要

当然,奖学金宿舍楼的居住环境与特色每年必然吸引着不少学生前来申请。对于已住进奖学金宿舍楼里的学生,还必须接受“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楼务委员会和纪律主管会对每一个学生的GPA进行评估,并与GPA没有达标的学生约谈。一般来说第一年成绩没有达标的学生会被放入留宿察看名单中。同时,楼委会也会和纪律与经费主管合作,对被约谈次数多的同学进行评估。一般来说,一年有6次以上约谈记录的成员将会被劝离宿舍。

纪律处理后自然也有奖励。奖学金宿舍楼在学年终的时候会进行全楼聚餐,同时评选年度最佳新人、最佳老生、最有贡献住宿生、最佳社区义务劳动者等奖项。总监、纪律主管与经费主管也会对过去一年的纪律和经费使用情况进行总结。如果下一年有新总监或主管上任,在总结后也会有一个简短的交接仪式。这些奖项的设立激励着住宿生积极地参与整个学年中的各种活动,同时竞选也会给同学们一个内部竞争和提升的机会,为他们日后参与校内其他组织提供宝贵经历。

(奖学金宿舍会定期举行集体活动,图为冬日里的雪地嬉戏)

美国的大学注重学生的社交与社团活动,ASHC也不例外。在全校活动的基础上,ASHC每年都会与12栋楼的活动委员、奖学金楼系统代表及楼长协调楼际间的活动。每个新学年开始,12栋楼都会开展传统的“楼际奥运会”。每栋楼的男女同学要在篮球、飞盘、沙滩排球、吃西瓜大赛等趣味活动上展开竞争。这些活动不仅为住宿生提供了更多的交流机会,对于活动组织者来说也是一种锻炼。例如活动委员需要绞尽脑汁去琢磨活动计划与亮点,因为活动吸引不到其他楼的同学来参加会是件很丢面子的事。楼长和ASHC委员们还要在活动经费上与学校的总学生会展开多次拉锯战,一次次地修改活动计划与活动经费表,以争取到校方的更多支持。

综上所述,堪萨斯大学的ASHC为学生提供的各种活动和职位,对学生来说显然是提升自身领导力的良机。对学校来说,宿舍楼长期放权给学生自治,既节约了校方人力成本,也增强了学生对学校的归属感与荣誉感,令他们日后有着更强烈回馈母校的意愿。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喜欢 (0) 分享 (0)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 0 条评论,查看全部评论
您需要 登录 后方可发表评论,还没有帐号? 马上注册
  • 获得“奖学金”,每学期都会在内务上由纪律主管(Proctor)分配做不同的值日(Shifts)。比如,同学A负责整个学期的周二午饭,同学B负责一、三、五饭后餐厅的清理,同学C负责周四晚上的洗碗任务。大部分住宿生都能按时完成自己的任务并积极参与到楼务与其他活动中,那些不认真进行值日的住宿生则会受到相应的处罚。纪律主管与楼委会每两周开一次例会,评定每个人的绩效以及处理住宿人员间的纠纷。当发现有住宿生经常性不完成所负责的任务时,纪律主管会下发处理和整改通知,更严重的总监和纪律主管会选择向学校住宿部通报,由学校做纪律处分或调楼处理。有的住宿生可能迫于同学间的压力做出改变。如一名住宿生没有完成周三晚上的刷碗值日时,他的行为会直接对周四吃早饭的同学造成恶劣影响。其他同学的不满,对于大多数违纪者来说更具警示和震慑力。而对于原则性的重大违纪,如打架、吸毒、饮酒等问题,校方则会很快介入并联系执法机构。需特别提到的是,经费主管负责每月食材的采购,以及协助纪律主管做有关厨房餐饮事务值日的纪律处理。这份工作虽让其掌握了大量的经费(每年大约10万美金),但经费主管没有将这笔钱兑现的权利,仅仅会与合作的食品经销商联系供货。如果需要到本地超市采购,也必须去定点的超市使用定点的账号采购。同时每一单采购的收据都要整理好,每月上报总监进行审核。这些措施的实施基本上杜绝了挪用公款的情况。竞争机制很有必要当然,奖学金宿舍楼的居住环境与特色每年必然吸引着不少学生前来申请。对于已住进奖学金宿舍楼里的学生,还必须接受“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楼务委员会和纪律主管会对每一个学生的GPA进行评估,并与GPA没有达标的学生约谈。一般来说第一年成绩没有达标的学生会被放入留宿察看名单中。同时,楼委会也会和纪律与经费主管合作,对被约谈次数多的同学进行评估。一般来说,一年有6次以上约谈记录的成员将会被劝离宿舍。纪律处理后自然也有奖励。
  • 奖学金宿舍楼在学年终的时候会进行全楼聚餐,同时评选年度最佳新人、最佳老生、最有贡献住宿生、最佳社区义务劳动者等奖项。总监、纪律主管与经费主管也会对过去一年的纪律和经费使用情况进行总结。如果下一年有新总监或主管上任,在总结后也会有一个简短的交接仪式。这些奖项的设立激励着住宿生积极地参与整个学年中的各种活动,同时竞选也会给同学们一个内部竞争和提升的机会,为他们日后参与校内其他组织提供宝贵经历。(奖学金宿舍会定期举行集体活动,图为冬日里的雪地嬉戏)美国的大学注重学生的社交与社团活动,ASHC也不例外。在全校活动的基础上,ASHC每年都会与12栋楼的活动委员、奖学金楼系统代表及楼长协调楼际间的活动。每个新学年开始,12栋楼都会开展传统的“楼际奥运会”。每栋楼的男女同学要在篮球、飞盘、沙滩排球、吃西瓜大赛等趣味活动上展开竞争。这些活动不仅为住宿生提供了更多的交流机会,对于活动组织者来说也是一种锻炼。例如活动委员需要绞尽脑汁去琢磨活动计划与亮点,因为活动吸引不到其他楼的同学来参加会是件很丢面子的事。楼长和ASHC委员们还要在活动经费上与学校的总学生会展开多次拉锯战,一次次地修改活动计划与活动经费表,以争取到校方的更多支持。综上所述,堪萨斯大学的ASHC为学生提供的各种活动和职位,对学生来说显然是提升自身领导力的良机。对学校来说,宿舍楼长期放权给学生自治,既节约了校方人力成本,也增强了学生对学校的归属感与荣誉感,令他们日后有着更强烈回馈母校的意愿。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